欢迎访问EMC下载!

YPE html!--很重要请保留--htmlheadmeta charset=utf-8!很重要请保留ma na=renderer content=webkitie-compie-s

点击次数:5   更新时间:2022-12-09      来源:本站

  YPE html!--很重要请保留--htmlheadmeta charset=utf-8!--很重要请保留--meta name=renderer content=webkitie-compie-stand !--很重要请保留--meta http-equiv=X-UA-Compatible content=IE=Edge !--很重要请保留--base title 幽默与艺术来自生活高于生活 ——回忆布仁巴雅尔和“吉祥三宝”二三事_文化作品_中国林业职工思想政治工作研究会我和布仁巴雅尔初一时在海一中校文艺队认识的。老布离开我们四年多了,而他的歌声依然在新媒体上广为流传,每次听到他的歌声总想流泪。他给我们留下很多优美动听的歌声。然而,艺术成就需要一个千锤百炼、炉火纯青的过程,作为老同学,我还了解在他的演唱还没有达到艺术欣赏程度时,

  当年在呼伦贝尔盟海拉尔一中上学时,他是蒙授班学生,家在新巴尔虎左旗莫达木吉苏木。我是汉授班学生,家在新巴尔虎右旗阿拉坦额莫勒镇。我们都是住宿生。那时海一中的文艺队很出名,老布比我先到文艺队学唱歌。我从小喜欢乐器,根据我的意愿苏和老师让我学中音号,被安排在乐队了。我和老布间琐事儿,离不开一个重要角色,他就是和我同班的文艺队舞蹈演员井源立,他和老布家是一个地方的。他当年扮演《大寨亚克西》里的新疆老大爷特别像,这个节目曾在全盟文艺汇演中获金奖,时任盟委书记吉日格勒为他上台颁奖。当时老布是伴唱的,我是伴奏的,井源立红极一时。平时我们都在各自的班级里上课,排练、下乡演出时吃住在一起。

  老布从小特别聪明。那时文革没结束,学校比较乱,高年级男生不仅不务学业,还以抽烟喝酒、打架斗殴、搞对象、逃课甚至对抗老师为荣。我们虽然不参与,但这是当时校园里的一种普遍性陋习,谁也躲不过,甚至躺着中枪,我也曾被高年级学生打伤过。但老布挺着人喜欢的,包括高年级学生,因而从没听说他吃过这方面的亏。现在仔细一想,人们不一定多喜欢他唱歌,这可能和他的聪明,特别是察言观色的敏锐性有关。人的聪明首先体现在本能的自我保护意识上。心理学家认为,成功说到底是一种心像的表达。其实,除了唱歌,老布还有很多鲜为人之的方面。如,他是一个幽默十足的人。他能够从一个人很平常的言谈举止和日常生活中捕捉到有趣或可笑而意味深长的事物,经他稍一加工就变成搞笑段子,经常会令人捧腹大笑。有人这样说,一般一个人的幽默能力和其情商成正比关系。我相信这个规律。我们现在看到的好多精典《小品》等喜剧作品百看不厌,都是天赋+创作。

  呼伦贝尔是个多民族谐共处的边疆民族地区。新中国成立以后,少数民族聚居地区的各族群众,特别是青年、机关工作的民族干部和社会工作者及其子女一般都蒙汉兼通。这样,有时在日常交流中形成两种语言交叉使用的特殊语境,这时也容易出现词不达意的现象,甚至闹出很多哭笑不得的故事。而对于一个初中学生来讲,观察的来源一般都是周围的人与人之间的交往中,所产生的一些不经意中出现的小失误、小毛病,并经过加工梳理而成。我就被他捉弄过一次。记得1975年的夏天,我们应邀到鄂温克族自治旗锡尼河西苏木特莫胡珠嘎查演出。晚上三、两人一组安排到牧民家住,我和老布安排在一个组。我是个大“汗脚”,那时也没有天天洗脚的条件,这样就把头挨着我脚的方向睡觉的老爷子熏够呛。老爷子睡不着半夜起来好一顿埋怨,甚至还隐含着对我们这些演艺不高的学生到这里来演出不够麻烦的很不满意情绪。我虽然也算是蒙汉兼通,但纯牧区的方言不会讲,想表达歉意的话又讲不透,因而在和老爷子对话过程中闹出了很多笑话,场面很尴尬。这让睡在旁边的老布看个一清二楚,第二天一早添油加醋地传了出去,当时第一个幸灾乐祸式大笑的就是井源立。不仅如此,老布的鬼道“精细”还在于挑人家的毛病从不“显山露水”,而是先告诉间接的人,引起哄堂大笑时,他却毫无表情地像个局外人似的,情况不妙时还躲的远远的。

  过了多少年只要我们在一起时我就一直关注他的这些方面。有一次我们几家人在海拉尔相聚,他讲了一个刚刚经历的故事。在海拉尔友谊商店,一个牧民老乡给一位女士提供了方便,女士用汉语说了声谢谢,老乡本想说“不用”,但一着急,脱口说个“没用”。一字之差意思全变了。这把老布笑够呛,回来一讲我也忍不住噗哧一下笑了。幽默是人的幽默感与特定环境的一种瞬间的碰撞,在民族地区只有通过不同语言深刻理解不同民族心理结构的人才有可能体验到这样的细节。

  老布的聪明还体现在他和乌日娜不仅精心经营着他们的家庭,更出色地经营着他们热爱的艺术事业。在起步阶段,得到北京各方面朋友们的关心和帮助,特别是得到在内蒙古锡林郭勒盟下乡知青哥哥姐姐们的支持和资助。这里要提的是,即使出了名,但无论牧区的任何一个牧民、北京的任何一个朋友,他不仅都能够以心交心,一视同仁,更是根据每个人不同特点需求,耐心交流,得体回应,给人以足够的面子和台阶。在所有朋友中,我只有和老布见面和告别时互相拥抱。

  离开学校后第一次见到老布和乌日娜已是十几年后的一个夏天。那时我调到陈巴尔虎旗(以下简称陈旗)政府办公室工作。他们已在北京定居,并有了诺尔曼。这时也是第一次见到乌日娜老师。由于多年没联系,他们不知道我在陈旗工作,那次也不是奔我去的。但见面时格外高兴,老布已是人高马大,言谈举止今非昔比。那天晚餐时我们在政府招待所大餐厅遇到的,就简单找一个角落落座用餐。上了点啤酒。席间,大厅人不多了,大家免不了邀请他们唱歌助兴,大家还以为一般性的唱唱歌、助助兴,多一点话题、多喝一点而已。但谁也没想到一直没太说话的乌日娜唱了一首高音歌曲震撼全场。我记得在座的人惊讶的忘记了鼓掌,都不知道说什么好。

  当然,这些只是一个情节。我更关注的是他们从北京专程到陈旗具体在操作什么事情,我记不得老布具体找什么人办什么事了,但印象最深刻的是他们在为自己的艺术理想执着追求。这次见面时我们30岁出头,不难理解经商的一切与效益有关,从政的一切与任务有关。但文化艺术与社会交往的关系一直感觉比较抽象。尽管我后来当过陈旗文化局副局长,从政策理论上研究过文化事业、文化产业的问题,但与具体的人相结合时总感觉存在很多理不清的盲区。任何事物有联系有区别,文化与物质的关系也一样,万物互联,互为依托。谁也离不开谁的问题好理解,而他们的区别就很难把握。文化的差异是人的精神层面的差异,精神的差异不只是理解程度的差异,更是是与非的差异。

  现在回忆起老布的这些一点一滴积累起来的故事,仿佛还能把他身上存在的更多因素连贯起来。老布在中国国际广播电台亚洲部工作期间,从事蒙语新闻时事节目和专题节目的播音及文字翻译、采编等工作,并主持《中国当代文化人物》节目。他是个比较老练的蒙汉兼通,能够用汉语接受各级媒体的采访,在任何场合能够用口语深刻表达自己的思想观点。同时,我也听过他的蒙语播音。无论他对民间民族语言的体验还是代表国家对外播音,他是一个名副其实的语言天才。

  语言是思想的外壳。高中毕业后他考上呼伦贝尔盟艺术学校,从此,走上了他一生追求的艺术道路。他的歌唱的越来越好,成为著名中国蒙古族歌唱家、作曲家,他和爱人乌日娜老师双双被评为国家一级演员、全国 “五个一工程奖”获得者。党和国家给予他们荣誉,也是对他们半个世纪以来对生态文化、高雅艺术成就的肯定。更多人关注他们的成果,而作为老同学更多体验他们奋斗的过程。多数人通过作品理解老布,而我通过老布理解他的作品。

  艺术不仅仅是共同的欣赏和愉悦,还体现在不同观念的深度交锋。我刚当组织部长时写了一本书,书名叫《绿色草原党旗红》。这是一个以正面宣传为主的书。老布认为基层存在的很多问题与书里讲的不一样,觉得这本书不够实事求是,就书论书我们之间产生激烈冲突,而且持续好长一段时间。最后,我以在他的家乡工作五整年为基层所办的一件一件实事取得了共识,重归于好。特别是在中组部组织局的具体指导下,在自治区组织部的关心支持下,在新巴尔虎左旗成立内蒙古自治区农村牧区党员干部现代远程教育东部区蒙语译制基地,这是他没有想到的。

  老布是个有情有意的人。和天下的所有父亲一样老布深深地爱着他们的宝贝女儿诺尔曼。由于他们是一个艺术细胞浓厚的特殊家庭,所以爱的方式也区别于他人,他们耐心地启发着女儿的艺术潜能,大家熟悉的歌曲《乌兰巴托的爸爸》就体现了这种父女之情,也体现了诺尔曼的音乐天赋。2011年1月,诺尔曼考入美国博克利大学音乐学院,回国以后不断充实自己的专业。2018年11月5日,我在央视-3综艺频道《天天把歌唱》栏目中,听到诺尔曼作词、作曲和自己演唱的歌曲《奶奶的摇摆颂 》,感觉诺尔曼成熟了,作品也有了自己的风格,唱出了浓浓的草原的味道,就像歌词中唱道的,奶奶“想我就缝着衣裳,你寄过来我穿上,是那么暧那么香,我小时候身上也有——这种羊的味道…”。最近,她的作品《因为有了你》获得2022年长三角科学道德和学风建设论坛(学习贯彻落实党的二十大精神系列活动)“歌曲作品”一等奖。

  2006年,老布和乌日娜、英格玛创作和演唱的歌曲《吉祥三宝》被选入央视春晚,2007年,荣获中共中央宣传部颁发的第十届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奖。从此,他们歌声传遍祖国大江南北,也拉近了草原儿女与全国观众的距离。

  同年,应呼伦贝尔市委政府的邀请,他们创作“五彩传说呼伦贝尔儿童合唱团”舞台剧。由于小演员平均10左右,还不能完全离开家生活自理,有的甚至来自贫困家庭,到市所在地集中排练存在诸多问题和困难。市委宣传部发文要求各旗市区给予重视和配合,并明确涉及选入合唱团小演员所在旗市区,一常委联系一演员家庭,确保演员参加排练。我联系的是新巴尔虎左旗甘珠尔苏木阿木古郞宝力格嘎查格宝力道、乌由代夫妇家。他们的女儿阿木尔其其格被选入合唱团。也正是由于这些原因,我参与他们排练过程的时候比较多,感悟也很多。

  第一批入选的37名儿童演员是从360多报名的孩子中,通过面试等程序逐一遴选出来的。这个过程他们非常辛苦,从当年2月到5月期间,他们每周都牺牲休息日专程从北京飞到呼伦贝尔进行排练,排练时老布还摔伤肋骨。当年“五一”黄金周,孩子们在呼伦贝尔市政府礼堂向270万父老乡亲连续3天进行汇报演出,场场座无虚席,许多观众连续观看3天。以文化艺术为载体,通过与凤凰卫视合作,引进国内外各方面文化艺术人才,我记得市委政府还邀请香港儿童合唱协会主席唐少伟、著名文化学者余秋雨、席慕容、黄梅戏表演艺术家马兰、香港著名剧作家何冀平、著名钢琴演奏家刘诗昆等到呼伦贝尔观看演出,并从各自角度给予艺术指导,余秋雨写了长篇评论在《呼和浩特晚报》发表。同年8月,儿童合唱团在呼和浩特人民会堂演出,自治区党委在家的常委和观众一起观看演出,演出结束后时任自治区党委书记储波、自治区政府主席巴特尔等领导同志慰问小演员,并合影留念,场面十分活跃。我经历了这些全过程。2008年5月,在北京演出时,时任国务委员陈至立观看演出,并致词鼓励小演员。2013年3月,习总书记出访俄罗斯,

  从1987年开始,老布和乌日娜先后获得第一届内蒙古自治区蒙语歌曲电视大奖赛二等奖、第一届全国少数民族青年歌手大奖赛一等奖、个人专辑《天边》全国“金唱片”奖。2006年以来,三次参加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2009年《五彩传说》专辑获全国最佳其他语言奖及最佳组合奖。在他们三十余年的音乐艺术生涯中,创作、演唱了大批优秀音乐作品,由他演唱的《天边》、《呼伦贝尔大草原》、《父亲的草原母亲的河》以及创作的《吉祥三宝》、《月夜》、《春天来了》等歌曲已成为经典广为传唱和收藏。

  2003年开始,他们的歌声走向国际舞台。他曾多次参加中央宣传部、中央统战部、中国文联、国务院侨务办公室主办的国际文化艺术交流活动,先后出访英国、法国、德国、瑞士、荷兰等40多个国家。他们用不断丰富、创新和创作富有民族特点的、各族群众喜闻乐见的文化艺术形式,展示了各民族丰硕的艺术成就,回报了养育他的内蒙古大草原和呼伦贝尔父老乡亲,也为在民族地区推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艺术事业的繁荣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他们也成为内蒙古艺术“高原”上的一座“高峰”。

  在改造历史的进程中,理想为人们提供了反思现实的价值标准,超越功利的精神视野,摆脱平庸的崇高境界,走向未来的目标方向。这一切,正是艺术一直以来所追求的完美境界。老布的艺术理想同样离不开理性地关注生活,关注时代。老布嗓音纯净清澈,悠扬朴实,散发着草原的味道,同时,还蕴含着一股苍凉,体现在他《蔚蓝色的杭盖》等作品演唱状态和情感倾向上,体现在他对不同生态理念冲突时的鲜明立场和态度上。老布离开我们四年多了,但使我们感到高兴的是,他所追求和坚守的天人合一、亲仁善邻的宇宙观、道德观和为保护这片草原所付出的一切与新时代人与自然生命共同体生态文明理念所达到的高度契合。

  老布深深地爱着这片草原,他来自草原,魂归故里。正如他的专辑《我的生命我的草原》一样,他用生命歌唱草原的高尚人格永远激励我们义无反顾地对正义和真理的追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