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EMC下载!

对话|即将再度挑战金腰带!张伟丽说不在乎比赛去哪里打

点击次数:5   更新时间:2022-06-20      来源:本站

  对话|即将再度挑战金腰带!张伟丽说不在乎比赛去哪里打当下,澎湃新闻记者采访了身在泰国的张伟丽,来倾听这位中国UFC第一人的心声。

  与乔安娜的比赛既是两人的重逢,更是一场冠军资格赛,张伟丽在赛后第一时间喊线日的阿布扎比站(UFC281)进行冠军对决。

  但埃斯帕扎随后回应:“我不会因为张伟丽想要一个特定的日期就匆忙行事,我是冠军,我觉得她需要按照我的时间来。”

  两人的隔空对话引发了诸多关注,看上去埃斯帕扎并不想太早与伟丽决战,希望将比赛时间拖得更靠后一些,对此,张伟丽也没有纠结,直言“没有问题”。

  “从现在到10月份,(就UFC的比赛而言)这个时间(间隔)很好,我知道她希望比赛地更有利于她(美国本土),准备时间也更充分一些,没问题,这样我也可以更充足地准备这场比赛。”

  伟丽的自信溢于言表,当然,因为对手没有第一时间应战,伟丽接下来的训练安排也存在一定的变数,原本定了6月14日去美国的机票,伟丽后来还是改签,回到了之前在泰国的训练营。

  她告诉澎湃新闻记者:“主要是想先回来等待比赛的消息,看看到底在哪里打,如果在阿布扎比,那我就在泰国备战,如果还是要去美国打,我会启程去美国。”

  按照张伟丽的描述,自己的想法已经得到了UFC的首肯,接下来主要看UFC官方和埃斯帕扎阵营的磋商,但外界认为,这样悬而未决的局面可能还将拖上一段时间,埃斯帕扎希望通过不断拖延时间消磨张伟丽锐气。

  自从进入UFC以来,伟丽的比赛一直存在这种场外的干扰,与罗斯比赛时就听到过太多不和谐的声音,这次与埃斯帕扎比赛,对方阵营故技重施。

  张伟丽在和澎湃新闻记者此前的交流中也曾谈到,自己更希望在亚洲比赛,去美国需要长途跋涉,一边面对艰苦的减重环节,一边承受时差的影响,但张伟丽还是放平心态,她笑言自己已经习惯了。

  “卡拉(埃斯帕扎)和罗斯本来就是同一个经纪人嘛……因为是金腰带之战,最终的比赛时间和地点应该会提前两个月敲定,没有关系,我现在在泰国,这里也有很好的柔术和摔跤教练,我不在乎去哪里打。”

  埃斯帕扎的避战,很大程度上源于张伟丽在UFC275中的出色表现,仅仅两个回合她就KO了传奇选手乔安娜,而在2015年,乔安娜也是两回合击败埃斯帕扎,赢下了金腰带。

  看到张伟丽的强大,刚刚在5月8日赢下罗斯的埃斯帕扎,当然想把金腰带在怀里捂得久一点。

  当下,张伟丽也回顾了自己与乔安娜那场酣畅淋漓的二番战,相比于2020年3月8日那场苦战,此役胜的毫无悬念,张伟丽表示:“一方面是我进步了,我比以前更快,而她(乔安娜)心态上有些害怕我,可能因为一番战她遭遇了重创,受伤了,这次我感觉打准了两拳后,她就不敢再往里推进了。”

  值得一提的是,赛后乔安娜对于张伟丽的进化同样感到震惊:“我们都知道她是一个站立打击很强的选手,而这一次她的地面也那么好。”

  作为和埃斯帕扎、张伟丽都有过交锋的选手,乔安娜还对两人接下来的直面给出了一边倒的预测:“我认为张伟丽一个回合就可以赢下卡拉。”

  对于对手的褒奖,张伟丽保持着平常心:“乔安娜和我们俩都打过,她的感觉是这样,我觉得我的柔术和摔跤也没大家想的那么差,只是这一次用出来了……”

  眼下,张伟丽对这个级别第一集团的竞争做了一个客观的剖析:“在我们这个级别大家都有自己不一样的技术特点,比如乔安娜站立好,防摔好,卡拉站立一般,但摔跤和柔术的压制很强,罗斯则是比较全面的那种,还会用到心理上的一些(干扰)。”

  “我在这个级别身高不算高,但力量很足,如果摔跤技术打磨的更细,摔别人不是一件太困难的事情。”

  经历了从夺冠到卫冕再到丢掉金腰带,一路走来,张伟丽的内心变得愈发成熟,这也是她重新向金腰带发起冲击的最有力武器。

  “其实我觉得自己这场比赛做得最好的地方是心态,我更成熟,更稳定了。上次失利给我带来了变化,之前我一直在赢,走得太快,自己并没有停下来好好回顾。”

  “有了两次失利后,我静下来仔细想过自己到底要什么,有时候还会一个人打坐冥想,我现在的目标更明确了,我希望去开创一个属于我的时代。”

  最初,张伟丽渴望在UFC拿到属于自己和中国的第一条金腰带,她已经实现了,如今张伟丽看得更远,正因如此,她可以放下一时的胜负,立足于自身的精进。

  在UFC275中呈现出的“3.0版本”的张伟丽,就是一个最好的证明。作为草量级卫冕时间最长、次数最多的选手,乔安娜代表着一个时代,随着乔安娜退役,张伟丽笃志去开创UFC的张伟丽时代,“我觉得一切才刚刚开始”。

  胜不骄败不馁,这样一个张伟丽无疑让我们有更多的期待。而采访中,张伟丽也应媒体的要求,就不久前的唐山打人事件发表了看法。

  过去一段时间 ,很多搏击运动员都对伤人者的暴行感到愤慨,其中不乏有言辞激烈者,张伟丽表示:“这是一个社会性的事件,作为一个运动员,我可能无法表达得很全面,但我想说的是,我不鼓励以暴制暴…… ”